Kaze卡泽

发糖发糖发糖

[克御]此生所爱


*第一次尝试写克御

*不知是糖是刀

*如果大佬们不嫌弃我的话

请往下↓




「不要来的太早了... ...」


到底是谁跟他说这句话的?



佐伯沿着三途河岸的小路一直往前走,周围都是漆黑一片,只有路旁每隔十米才有一盏微微发光的青灯,佐伯转头望向河川,水雾在河面的上方久久没有散去,他不知道自己走了多久,也不知道这条路有没有尽头


而且,佐伯除了知道自己的名字叫佐伯克哉以外什么都不记得了


岸边有很多鲜红色的彼岸花,这里大概是地狱吧



不知又走了多长的时间,佐伯走到了尽头,这里有一扇门,看四处无人便推开门走进里面


与外面的昏暗不一样,大门内的空间发出了强烈的黄光,这里看上去应该是一片花田,黄昏时发出的光线显得这里十分美丽,远处有位穿着西装的男人坐在一颗树下看书,佐伯总觉得他有点眼熟但又想不起来,他往男人的方向走去



「您好」

「...你好」


男人可能是没有想到这里除了他居然还有第二个人


「那个...你是从哪里过来的?」

「那里有扇门... ...」

佐伯听到男人的提问伸手想指给他看来的路,却发现本应存在的大门却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高山与瀑布,不时有些红枫叶落下

「门?」

「它不见了」

「... ...」

「请问您知道这是哪里吗?」

「不知道,只是这里一直都是这样」

「一直都是这样是指...?」

「就如你现在所见,不会有任何的变化」

「那是说没有早晨与夜晚,没有季节的变换是吗?」

「是的」


意识到自己来了个不得了的地方,佐伯在男人的身旁坐下

「您是怎么到这里的呢?」

「不知道,我醒来就被困在这里出不去了」

「那您之前在做些什么?」

「不清楚,只是隐约记得我躺在床上,他一直握着我的手,后来... ...他好像很难得的在我面前哭了」

「那个‘他’是?」

「应该是我的恋人吧」

「哦?」


佐伯不知为何非常好奇这个男人身上所发生的一切,可能对方也觉得很闲就慢慢的说起以前... ...不,应该说是生前的事


「他只是一个小小的推销员,傲慢又狂妄,本来想给他一个下马威让他接待我结果却反被摆了一道」

「和他确立了关系后,我们合伙开了公司,之后也可以说是顺风顺水」

「他跟我说,如果跟我在一起的话连世界也可以得到... ...」


男人没再往下说,佐伯觉得有种既视感,就像他曾经经历过一样

「那... ...请问那个人是....?」

佐伯试探性的问道

「我不记得他的样子了...就连名字也... ...」

「但是我记得他的声音」

「... ...」

「跟你的声音非常像...」

「是吗」


佐伯看向被照的闪闪发光的水面,这样的景色如果能让他也看到就好了

他?


不要来的太早了... ...


紫色的头发,高高在上的态度


对那个人的记忆好像就只剩这些了,名字... ...起码把名字想起来吧


「御... ...」


「?」


男人看佐伯突然出声,有些疑惑的望着他,而佐伯也觉得眼前的男人的脸越来越眼熟

手边好像碰到了什么吸引了佐伯的注意,那是一副眼镜,银色的眼镜框与这里显得有些不自然

佐伯摘下自己所戴着的眼镜,换上放在旁边来路不明的眼镜

思路变得清晰起来,记忆也如潮水般涌进佐伯的脑子

「御... ...堂...先生?」

「怎么....」

男人对佐伯说出自己的名字感到奇怪,因为他根本没告诉对方自己的名字,下一刻便被抱入怀中

「你... ...!?」

「御堂先生,我终于找到你了」

「诶?... ...佐... ...伯」

「是的」

似乎是打开了某种开关,男人的眼中不再是迷茫

想起了最重要的,自己叫御堂孝典,跟深爱着佐伯克哉这件事


32岁的御堂孝典爱上25岁的佐伯克哉

68岁的御堂孝典仍然爱着61岁的佐伯克哉

直至87岁的御堂孝典也与80岁的佐伯克哉牵着手睡在同一张床上

89岁御堂去世,82岁的佐伯握着爱人的手,回想着以前的事


从糟糕的相遇到那年冬夜的热吻



后悔着年轻时对御堂犯下的错误,眼泪一滴又一滴的落在手上,一旁机器上显示出的直线证明了他的御堂已经不在的事实


88岁的佐伯因病去世,按照生前的遗愿,把他跟御堂葬在了一起


就算死也不会放开你的手






这里的时间是静止的,佐伯跟御堂又回到了年轻时的模样,就像当初在L&B楼下表明心意一样,他们紧紧的抱在一起,又一次的激吻


「不是让你不要来的太早了吗」


许久,他们终于结束了亲吻,御堂脸红着把头转向一边



「难道你不想早点见到我吗?」


「... ... ...」


说不想肯定是骗人的,可是这就意味着佐伯也.....


「而且,我已经不想再活在没有你的世界」

「... ...」


听见佐伯这番话,御堂感到异常温暖,就像活着的时候一样


「所以... ...」


佐伯拉过御堂的肩膀,在他的额头上落下一吻


「抱歉让你久等了,孝典」

「我爱你,克哉」

「啊啊,我也...一直爱着你」





即使忘记了你的名字,也仍记得爱着你这个最重要事情

我只记得自己的跟我爱的人的名字


END

评论(2)

热度(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