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aze卡泽

发糖发糖发糖

【双龙组】千年不忘


短,完

糖?

月读命与风神交往了,这是天界一个重大的消息

“哈?那个兔崽子居然有人啊不,有神受得了他?!”

正在悠闲的喝茶的天照很没形象的把口里的茶喷了出来

“天照大人,您的三观......”

一旁伺候的小神提醒道

“哦对对对,那么跟那个兔崽子在一起的是哪位啊?”

“是.......您的孙子”

“..........”

求问,你弟弟跟你孙子在一起了肿么办



荒与一目连牵着手走在庭院中,欣赏着夜色,荒指着夜空上的星星给一目连介绍如果一直这样该多好可是

“荒大人,风神大人”

天照派来的使者前来带两神回天上

荒不悦的看着这熟悉现在又让他很厌恶的路,走到宫殿门口,使者便退下了,他们知道,天照是不会同意他们在一起的

“你们可知神明之间不可结缘?”

“知道”

“那为何还要犯下禁忌”

“.........”

“弟弟跟自己孙子相爱,你们可知道严格上来讲我们是一家人?”

“祖母大人,我们知道但......”

一直安静着的风神开口了,天照看着两神劝不动

“罢了”

天照召来了一面镜子,让荒跟一目连站在镜子前面

“你们到不同的世界去吧”


“如果你们能再不同的世界都能相爱我就认同你们”

“无需太多,只要三世”

三生三世相遇并相爱,他们能做到吗?两神默契一笑,跃入镜中的世界

——————————————————————

第一世·武士荒x书生连

瘦小的身影艰难的向前行走,短短的两百米竟是走了差不多半小时,一目连摸了摸自己的额头,发烧了一目连的身体很弱,刚刚下了大雨他又没带伞,风一吹就着凉了,一目连感到自己的头越发疼痛,眼前也变得昏黑.......

“嗯?”

荒悠闲的散着步,正想回旅馆看见一个穿着墨绿色和服的白发人儿闭着眼睛坐在路边,感觉好像有点痛苦的样子.....荒自认不是一个冷淡的人,他吐去了口中的草,晃了晃那人,伸手给他探了探热好烫荒把一目连背起来,将他带会自己下榻的地方荒把一目连放在并不柔软的榻榻米上,打来一盘热水,湿了湿毛巾给一目连敷在额头上,他拿来被褥,把一目连包了个严实,让他出点汗方便退烧忙活了一下午,荒甚至连晚饭都没吃一直在旁边照看着一目连

他以前有这么热心的吗?荒觉得自己是控制不住的去对这个陌生人好

难道是传说中的一见钟情?

“嗯......”

半夜烧退了,一目连缓缓睁开眼,周围是陌生的环境,旁边......好像还有个人抱着他.......一目连坐起身,拉开衣服看了看自己的身体哦,没什么痕迹

“你你你,你是谁啊”

荒有些不满被吵醒,他看了眼指着自己的人

“你恩人”

“哈?”

“你,下午倒在路边了,是我把你带回来的”

“哦.....哦谢谢”一目连看荒也不像是坏人就在心里原谅了他

连连你怎么这么善良(T▽T)

“那个,你叫什么名字啊?”

“荒,你呢”

“一目连”

荒觉得这个名字很耳熟但是却又怎么想都想不起来

“很高兴认识你”

“我也是”

——————————————

“荒君,起来啦”

一目连推了推还在被褥里不愿起床的荒,后者继续闭着眼睛翻滚了一下表示要赖床

“荒君荒君”

“连,现在还很早啊”

“不早啦,已经未时了哦”

“对于我来说很早啊”

荒仍然不愿睁开眼,一目连只能放下热腾腾的包子跟粥

“那荒君要怎么样才肯起来呢?”

“你亲我一下我就起来”似乎是认准一目连绝对不会干这种事,荒才说的但下一秒他就后悔了

“唔!!!”

“好啦,我亲了哦,荒君快起来吧”

“连,你还真亲啊”

荒不可思议的看着好像没事发生的一目连

“是荒君让我亲的啊”

“........”

又好像很有道理的样子......个屁啊!

吃过早饭后荒语重心长的对一目连说

“以后有人这么对你说别答应他”

“我才不会”

不想一目连却反白了他一眼

“那你刚才是......”

“因为是荒君啊”

“???”

“不是荒君我碰都不会碰”

自小,一目连就不喜欢别人碰他,尽管是无意间的擦碰还是让一目连感到很恶心

但是对荒却没有这种感觉,可能是上天注定吧

“唉......”

“???”

“荒君,你相信一见钟情吗?”

一目连看着窗外的樱花树看的出神,无意识的问了一句

荒走到他身后,犹豫了一下,轻轻环住了一目连

“不信”

一目连抬起头,望向闭着眼感受着他的荒

“但我相信这一定是上天注定要让我遇见你”

————————————————

第二世·恶魔荒x堕天使一目连

年幼的小荒看着坐在云端上轻生歌唱的小一目连

他真好看

荒想

总有一天,他要飞到那位天使身边


几日后,小荒鼓起勇气向那位天使搭话

“那....那个”

“嗯?”

小一目连低下头寻找声源,看到了有着黑色翅膀身后还露出小尾巴的荒,小一目连跳下去,雪白的翅膀在落地时微微拍打,小荒看着美丽的天使下凡一时间也不知该说些什么

先报上名字吗?

但是会不会太突然了呢?

正当小荒万分纠结时小一目连给了他一个灿烂的笑容

“你好,我叫一目连”

“我.....我是荒”

小荒居然还脸红的低下了头

啊啊啊妈妈呀,天使跟我说话啦

“荒酱,很高兴认识你!”

“我,我也是”

小荒有着预言的能力,明明是个恶魔却颇像个预言家,常常被其他同龄的恶魔笑话,小荒对自己没有什么力量感到感到很自卑,但是小一目连对他说

“这挺好的呀,荒酱就由我来保护”


但是无论这两位天使与恶魔怎么友好怎么有爱,魔界与天界本就是对立的,小一目连被强制带回天界,他留下一对碧绿的耳坠给小荒

小荒再也等不到天使的到来也只好回到那个令他厌恶的魔界,如果自己也出生在天界,当个天使就好了

小荒总是一个人待在角落里看着那对耳坠,也没再管他那些“兄弟”对他的冷嘲热讽

可是他真的好想一目连

“喂,荒,给我们预言一个呗”

小荒闻言抬起头,三位“哥哥”围着他,脸上带着不怀好意的笑容,小荒厌恶地往后挤,闭上眼睛为眼前的“兄弟”预言

“将来王位是我们三个中的谁?”

最年长的恶魔问荒

“汝等将被降下的天罚夺取永恒的生命”

小荒的眼里是无尽的星辰,无意识说出的话却惹怒了他的“哥哥们”,他们揪着小荒的衣领,小荒挣扎着手却紧握着不放,其中一个看到便去掰开小荒的手指,一定的年龄差让小荒无法反抗比他年长的恶魔

“不,不要!!”

绿色的光芒从小荒的手中散发出来,形成一层风的结界

可惜还是太脆弱了,恶魔强行破开风遁夺走小荒手中的东西

小荒睁大眼睛看着被拿走的一颗耳坠

“看来你还挺喜欢的,那就......”

恶魔随手把那碧绿扔进地狱之火中,小荒挣脱不开禁锢,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地狱之火把一切烧成了灰烬

“那是....连送我的......”

“啊?你说什么?”

小荒的眼中已没了往日的恐惧,他怒视着眼前的恶魔,不知何来的力气挣脱了年长的“哥哥”

“哈哈哈,想跟我们打吗?”

“不自量力”

三个恶魔纷纷对小荒出手,小荒冷哼一声,抬手召唤流星砸向四周

天罚落下

无人幸免

数年后

荒坐上了王位,不情愿的统治着这昏暗的地狱

说起来小时候跟他一起玩的天使也应该长大了吧

荒以想跟天界友好外交为由去了金碧辉煌的天界

“主神大人.......”

虫师担忧的看着一目连

“没事的”

一目连回以她一个微笑,这实在是不像一个有着极高威严的主神天使,但也正因为一目连对谁都那么温柔的性格,在他成为主神天使时没有人去反对,他们都尊敬着这个像风一般的天使


荒踏入天界领地,他收起了漆黑的恶魔之翼跟身后的尾巴,走向天界象征的主神天使,他心心念念的天使大人

一目连看着比自己高出两个头的荒

哇——现在的恶魔都这么高的嘛

好像在哪里见过他.....

“我代表魔界向您问好并愿意永远与天界建立和平关系”

荒牵起一目连的手,在他的手背献上一吻

“诶?”

一目连并不明白为什么荒会有这样的举动,是文化差异吗?

荒嘴角勾了勾,悄悄的在一目连耳旁附了句

“还记得我吗,天使大人?”

一目连想起了儿时有一位魔界的玩伴

他是......眼前这位恶魔吗?!

明明小时候还比自己矮,他怕不是吃激素长大的

“你是.....荒酱?”

“好久不见,连”


之后,荒经常悄悄的到天界去拜访一目连,也没有什么不纯洁的思想,就是百年未见甚是思念,思念到想与他嘿嘿嘿

来的次数多了,就自然会出事,有些巡逻的天使几次看到荒从窗户跳进一目连的房间,并第二天早上才匆匆离去,流言蜚语渐渐传开,他们都怀疑主神与那个恶魔的关系不一般

起初,他们也只是觉得自己多疑,天使与恶魔就一定是有什么密谋才那样吗?说不定人家只是纯粹建立好友谊而已,而且魔界首领都说了要友好,要友好!

但是,想法总是会改变的

他们越发不相信一目连,最后以勾结恶魔为由把一目连关了起来

荒找到了一目连,曾经雪白的翅膀已经破烂不堪,没有了信仰的力量一目连很快就会消失,荒把一目连抱在怀里

“你愿意堕落成魔吗?”

“我......”

一目连面对荒的邀请有些摇摆不定,成为堕天使就意味着再也无法回到过去了.....

但是

“......好”

————————————————

荒把自己的[哔——]埋到一目连的体☆内,在来回摩☆擦了几百下后,把自己的体■液射♂进一目连的最深处

一目连觉得头晕目眩,身后的翅膀渐渐变黑,头发由白变黑,连那双碧绿的眼瞳也变成了红色

荒拉着一目连的手逃离了天界



“喜欢这里吗?”

“嗯”

荒拉着一目连的手带他参观宫殿,一目连瞥见一株风信子

“荒,那个”

“嗯?啊,那是风信子,大概是彼岸花带回来的吧”

“很好看啊”

————————————————————

原主神天使自甘堕落,与恶魔勾搭,现撕毁和平协议,天界正式向魔界发起进攻并誓死夺走残留在堕天使身上的先神的神力

一目连看着魔界一点一点的战败,如果自己再待在这里,荒大概也......

在与荒一夜缠绵后一目连趁着荒睡着了走到花园,他看着天上那轮红月,微风带来战场上的信息,御馔津是最后的防线,而现在的主神大概是......虫师

那孩子也不容易啊

一目连想,如果自己不在的话就不会有这么多事情发生了吧,那么干脆......

黑色的翅膀带着一目连飞向夜空中

他看了眼荒的位置

对不起,我不能陪你走下去了

一目连远去后荒睁开了眼睛,他拾起地上的黑色羽毛

你还是要离我而去吗

————————————————

堕天使藏到一个相对安全的地方,在那里天使跟恶魔暂时也不会找到他吧,一目连看着自己的手心,他的力量正在渐渐流失,大概再过不久他就会被『恶』支配,留下的『善意』也会被冲破吧,好多事情也已经忘记了

“啊嗯........”

背后传来的疼痛让一目连跪在了地上,『恶』还在蔓延,一点一点侵蚀着一目连的头脑

好想再见他一面啊......

“连!......”

幻觉?

荒把一目连拥在怀里却不知下一步要做些什么,他没有办法救一目连,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心爱的人痛苦的呻吟着,自己却什么都做不了

“荒......跟天界联手杀了我吧”

“我做不到”

一目连看着自己渐渐变得透明,很快他会成为一个陌生的自己

“别这样,我迟早都是要死的,比起死在别人刃下,我更愿意死在你的手中”

“........”

“答应我,把我杀了”

“........好”

————————————————

“后来呢后来呢?”

孩子们围在青行灯身边,追问着故事的结局

“后来呀,天,人,魔,三界共同把邪恶的堕天使消灭,世界再次平静.......”






“荒大人”

青行灯走到荒的身后,看着他栽培的满园的风信子,荒停下手上的工作

“他一定很喜欢”青行灯露出一些笑意

“是啊”


荒望着天空

“看,就像他的颜色一样”


『风会一直陪伴着你,直到永远』



————————————————

第三世·总裁荒x画师连

“我回来了”

“哦欢迎回来”

一目连随口应了句,眼睛还是盯着屏幕,手里的笔还在数位板上滑动,荒走近一看一目连又在画R18的图,据说是给某位网络作家的插图.......

“连,你.......今天吃东西了吗?”

“嗯?吃了两个抹茶团子和一杯咖啡”

正在上色的一目连指了指旁边那堆垃圾,荒扶额帮他打扫干净

荒大总裁戴着粉红色围裙在厨房做菜,本来饰演小娇妻....小娇夫的一目连不知为何走偏了变成宅家里能不动就不动的画师,还赚的不少

荒不止一次跟一目连说过这个问题

“我做的你敢吃吗?”

换来这么一句话,荒总裁虽然想过请个什么管家,但是又不想被人打扰二人世界,请个钟点工又觉得麻烦,那干脆自己干好了

“连,吃饭了”

“再等一下”

一目连把完成的画作保存好顺便再某L网站上发布

【亲爱的@xxxxx太太,您订的同人cp『双龙组』蒙眼,捆绑,骑乘式H图已完成,请您在今日之内尽快更文,不然我就把这个图卖了,以下是链接:http://pan.baiduMjAyLjE4Mi4xMT,密码: hyml(假的)】

2018.6.3.20:35发出

荒看完这段话后

呜哇,我的媳妇这么狠的嘛


饭后,一目连看着那位太太一下子四更,每篇20000字以上,满意的点点头

荒趁着一目连去洗澡时偷偷翻开了他画的那张图.......

荒:nice

待一目连出来后就看见荒一脸兴奋的望着他并用手拍了拍床,一目连疑惑的走过去被荒一把拉过去压在身上

“你想干嘛”

“你画的真不错”

“所以?”

“所以为了让你下一张图画的更好我们先来实践下吧”




“那么现在你乐意了吗?”

看着从镜中回来的荒连二神,天照也无话可说随他们去了

荒拉着一目连的手在云端上散步,回想起经历过的三个不同世界纷纷笑了起来

“如果我们没能相遇会怎么样?”

“不,我们一定会相遇的,因为这是上天注定”

END·

————————————————


写完了啊啊啊(。>∀<。)

这个不算系列的系列也终于完成了,依次是:三年同窗,七年之痒,十年之约,千年不忘

本来这篇能很快写完的,但因为上星期我母上大人带我去看了个电影导致我泪腺崩坏看到某个角色就不停的哭所以推迟了这个也是我快马加鞭赶出来的想在考试前发,到这里也该结束了吧,因为我很快就要大考所以这边我会放一放,等考完再更新,虽然不知道那个时候还吃不吃双龙了....
这绝对不是什么退坑flag,我不能保证我可以永远吃双龙,但是起码现在我留下了回忆,还有连载的没更(小声),等考完我试试一天双更?或是量产?还是把那些坑先填了吧(*꒦ິ⌓꒦ີ)

评论(3)

热度(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