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aze卡泽

发糖发糖发糖

【双龙组】十年之约


*短,一发完

*糖

不知怎么形容的荒x连



「如果这个世界上有神明存在的话,你现在希望怎么样?」

「想要靠伪装自己活下去,那个时候随风飘走的话语」

「呐,这个问题你如果能回答上来的话,天空一定是非常晴朗的对吧。」





「荒!我喜欢......」


两人站在对岸,即将呼出的话语被列车驶过扬起的巨大风声湮灭,如同教科书般的发展,未能表达出来的感情随着风飘散







“这首歌送给一位我很喜欢的人,当年他曾想向我传达些什么,可是我却没办法收到”



「もし、この世界に神様がいるとするならば 僕は今、伝えたいよ(如果这个世界上有神明存在的话,我现在想要传达我重要的感情)」

「この手を握りしめたから(只要紧紧握住这双手)」

「ひとりじゃない(就不是孤身一人)」

「ひとりじゃないんだ(不是孤身一人啊)」





一曲毕,周围听的入迷的女孩不禁鼓掌并围上荒

“请问您喜欢的人是个什么样的人呢?”

“他啊......”

荒想了一下




“是一个非常温柔的人哦”

恰到好处的笑容让那些小女生脸红了红

“您能再唱一首吗?”

“那就.......!!!”

人群中闪过一丝樱色,这在人群中并不显眼,但荒还是注意到了

和他一个颜色......

“不好意思,今天就到这里”


荒交代了下配乐的茨木跟青行灯,融入人海中寻找他心心念念的人

不知是不是错觉,那位有着樱色发的人似乎是感觉到荒在跟着自己,越走越快,拐入一个小巷中开始跑起来


“哈......哈......”


没有看见荒跟来的身影,那人呼了一口气,正想离开却被荒堵住了去路


“那个.....请问有什么事吗”

...........


“请您让我离开......”

“连”

“!!!”

没想到还是被荒认了出来,一目连的眼神暗了暗

“我....我不是”

“连,你知道吗,你从来都不擅长说谎”

荒阻止了一目连想要编下去的谎话

“你为什么要回来?”

一目连看着骗不了荒也就不再掩饰了

“你就这么不待见我?”

荒用手撑着墙壁把一目连困在怀中,一目连双手抵在荒的胸膛上没能把荒推开

荒把头埋在一目连的脖颈,一目连没敢动

“我好想你”

许久荒才这么说了一句,他感到一目连颤了颤

“荒,别这样”

一目连终究还是用力推开了荒

“我们已经很久没见了”

有十年了吧.......

“那又怎样,我可是记得你说过你喜欢我”

“可我现在已经不喜欢你了,再见”

一目连趁机跑走了

这次荒没追上去

在确认过荒这次真的没追上来后一目连才敢回到他自己的公寓

放好热水进入浴缸坐下,一目连看着水雾,说实话他没看到荒再追上去堵他还是有点小失落

十年了,他对荒的感情不减反增,他一直相信着荒会回来找他的,他在这十年一直在写信,写完锁在抽屉,他不敢寄出去,如果荒不喜欢他,就当是自己自作多情吧

十年间不断的期待却又是不断的失望,一目连本想放弃,可偏偏命运像是要跟他过不去一样,把荒重新带到他眼前


“你为什么要回来.....”


荒觉得自己有点慌,他是不是把一目连吓跑了

现在人都找不到了

他打电话给在警察局干的鬼使黑

“喂?荒你这混蛋小子终于回来了啊!”

“废话少说,帮我查查一目连住哪”

“哈?我为什么要帮你?你知不知道一目连为你......”

“喂!少说点!”


一旁的鬼使白看着鬼使黑控制不住自己,伸手拉了拉他衣服

“哦对对对,谢谢弟弟”

“你说连怎么了?”

“没什么”

“在星辰花园小区的星月B栋520”

“知道了谢谢”



荒挂了电话

呵,还说不喜欢他,连住的地方都是自己以前住的公寓,不知道门锁换了没有


荒来到520号房门前,伸手摸了摸墙壁

有了

在一个不显眼的地方荒挖出一条钥匙,对着锁孔伸进去,转动

门不出所料的开了

荒小心翼翼的关上门,客厅没人,厨房和洗手间也是,那么也就是说.....

卧室的门没有锁,荒从缝隙里看到一目连躺在床上熟睡

轻轻的推开门,这张床大的分明是双人床啊.....

荒看到一目连书桌上的纸张,伸手拿来看

「今天他回来了,十年过去我没想到还能再见到他.....」

上面只写了一句话,应该还没写完,荒注意到书桌下的第一个抽屉插着钥匙,他拉开来看,里面满满的白纸,有些已经泛黄,却还能清晰的看到上面的内容,荒拿起一张看,又一张,又一张

大约过了两个小时他看完了这三千多的信,原来他是这么喜欢自己

荒关上台灯拉开被子,躺在一目连背后伸手轻轻抱住了他,像是重新得到自己的宝物一般,一目连似乎不排斥这种感觉,甚至觉得很有安全感转了个身让荒把自己抱的更紧

荒也闭上了眼睛

不知道他醒了会有什么反应


“嗯......”

半夜,没吃晚饭的一目连被饿醒,他迷迷糊糊的感觉到有人好像抱着他.....

等等,抱着他?!

一目连彻底醒了,他一把推开圈住自己的人坐起身

“你是谁!”

“嗯.....连,怎么了?”

“荒?!”

荒还很困,他一手揽住一目连的腰把他按回自己的怀中再次抱住

“你放开我”

“不放......”

“你!”

一目连还想说些什么,肚子却忍不住叫嚣了起来

在这极其安静的环境下咕咕声显得特别大,荒不情愿的睁开了眼


“饿了?”

“没.....”

“咕噜——”

一目连的话被自己不争气的肚子打断了,荒轻笑了一声,伸了个懒腰下床走向厨房

一目连看着荒在厨房忙碌,脸上不自觉染上一丝微笑

约过十分钟左右,荒端着碗热腾腾的鸡蛋面出来

“你冰箱没什么东西我就只好做个简单的面了”

“没关系,谢谢”

一目连拿起筷子,夹起一点送入口中

“怎么样?”

“很好吃”


荒看着一目连把面吃完,就把碗拿走并阻止了一目连想要刷碗的冲动


“很晚了,你......不回去吗?”

“回去哪里?”

一目连不知道怎么接荒的话

“我只有这个地方住了”

“.........”

“好吧”

反正床够大

两人躺在床上,却不再是方才那样近,为了给荒位置,一目连几乎是掉下床,荒伸手把他抱回去才没有摔

再次被迫扑在荒的怀中,一目连不敢看荒的脸,头能缩就缩

“荒,你为什么要回来呢?”

一目连又问了这个问题

“因为很想你”

一目连不知道为什么,有种委屈感涌上心头,眼泪一滴一滴的掉落在床单上,荒感觉到怀中人的不对劲,拉开点距离才看到一目连哭了

“怎么了连”

荒有点手足无措,他说什么了吗?

“为什么你要回来啊......你知不知道我好喜欢你......你知不知道我等了你好久.....嗯......你都不回来......为什么你又出现在我的视线里啊......”

“连......”

荒轻轻拍着一目连的后背

“连,你听我说”

“嗯.......”

“我喜欢你,从十年前开始就一直喜欢着你了”

“那你为什么要一声不吭就离开?”

“因为我父母知道了,他们反对我向你表明心意,但是他们说只要我到外国留学,十年不能回来,如果到时候我还喜欢你他们也就不管了”

“是这样吗.......”

一目连揉了揉哭红了的眼睛

所以说,荒也是不是自愿离开自己的.......

“荒”

“嗯?”

“我喜欢你”

“我知道”

荒心满意足的抱着一目连

“荒,你为什么要在大街上唱歌啊?”

“因为要履行约定啊”

“什么约定?”

“你仔细想想歌词”

一目连沉思了一会,似乎是想到了些什么

“是不是我写过的一段诗?”

“嗯,我不是说终有一天我要给它加上配乐,成为一首歌吗?”

“你居然还记得”

一目连有些诧异,荒的记性这么好的吗?

“关于你的我都记得”

就算再过十年我也一样会遵守我们的约定


“你就是这么撩妹的?”

“不,我只撩你”

一目连看着手法如此纯熟的荒,起了玩心

一目连悄悄的脱下裤子甩到床下,把腿放到荒的两膝之间

“我不信”

“连,你这是在玩火”

荒不是不知道一目连的小动作,倒也不是他不想,只是他怕一目连太累了

“诶.......还说喜欢我,这么不想做的话那就不做了”

一目连转过身不再理会荒,他其实也真的没那个想法,很快就睡着了,深夜的温度有些低,荒看着身边人的呼吸渐渐平稳,心想还是自己去厕所解决吧

天知道他为什么一目连刚刚教科书般的傲娇语气让他起反应了





金色的光线穿过藏蓝色窗帘的缝隙撒在床上相拥着的两人,荒挣扎着伸手拉上,细微的动作还是弄醒了一目连

“嗯.....几点了?”

荒看了眼床头的呱呱闹钟

“才八点,再睡会吧”

“嗯.......”

等到一目连再次醒过来荒已经起床了,一目连洗漱了一下走到客厅,看着荒不知什么时候做了一桌的菜

“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厉害了?”

“在国外自己一个人生活总不能天天出去吃吧”

本应是一个小时就能结束的享用,两人竟花了多一倍的时间

闪瞎眼

下午,一目连和荒窝在沙发上看电视

“呐,荒你能再唱一次那首歌吗?”

一目连看着荒的眼睛发问

“当然可以”

荒回以一笑

「もし、この世界に神様がいるとするならば 君は今、何を願う?(如果这个世界上有神明存在的话,你现在希望怎么样?)」

「「自分を偽らずに生きたいの」と あの時の 言葉を 風に逃がしかける(想要靠伪装自己活下去,那个时候随风飘走的话语)」

「ねぇ、その疑問に何もかも答えられるなら、空はきっと、晴るだろう?(呐,这个问题你如果能回答上来的话,天空一定是非常晴朗的对吧)」

美丽是不可能一直保持下去的,如果盯着你的这双眼睛,内心就会非常混乱

无论世界如何改变,这次之后,将再不分离

*歌名《アワ―グラス》这是一首非常好听的歌曲,虽然不是平子跟光叔唱的,但是小鸟也很棒哦

*另外bug还是有的,什么抽屉放三千多张纸啊( ´゚ω゚)?

评论(5)

热度(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