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aze卡泽

发糖发糖发糖

【双龙组】七年之痒


*糖

*短,一发完

*总裁荒x宠物店老板一目连









“哎,今天总裁是怎么了”



“对啊对啊,昨天还摆着个臭脸今天怎么就一脸奸笑”



“喂——你们几个,好好工作别聊天了,再过半小时就下班了啊”





青行灯打断了几位女员工的谈话




“神马⊙∀⊙!那个荒老大会让我们提早四小时下班?!”



“是啊.....只有每年这一天哦”



青行灯笑着说道



“呐呐,灯姐,今天难道是荒总生日吗?”






“今天啊.......是他结婚纪念日”














荒早早的推掉了一切会议,强行压缩,这么重要的日子怎么能被工作破坏呢!



荒在超市买好菜,在家里布置好一切
他看着镜子里的自己





完美√



“喂,连连”


“嗯?怎么了荒”

“今晚我接你下班吧”

“啊?嗯.....可能要晚点哦.....小鹿?呜哇——别突然亲上来啊哈哈哈”

?????!!!!!!!!!

亲上来?!!

荒感觉到自己遇上了人生的大危机,他家那温柔善良的连连对他不感兴趣了吗......



荒:我委屈(*꒦ິ⌓꒦ີ)



“连......”

“对不起荒,还有点事先挂了”

“嘟——”

没等荒说完一目连便先挂了电话,留下荒一人坐在床上思考人生

亲上来

亲上来

亲上来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连连果然是对他厌烦了嘛

想想也是,自己工作越来越忙,回到家一目连也睡下了,自己起床的时候一目连也还没醒


他们好像也结婚七年了......



啊.....说到七年也只能想起那个了吧




七年之痒

怎么办?

要离婚吗?






肯定不要!


荒马上准备了鲜花,巧克力,气球,甚至连[哔——]的用品都准备好了


“连连,今天是你跟你家荒的结婚纪念日吧,早点回去啦!”桃花妖看着还在店里的一目连

“但是......好吧”

一目连虽然想继续对账但是也知道今天的重要性

“那就拜托你们锁门了”

一目连赶紧搭地铁回家,路过药房买了点纱布,今天被一只狗划伤了,虽然那狗打了针也没什么事

但红色的痕迹在一目连白皙的腰上还是很显眼,甚至可以看到有一点血迹.....

“我回来了”

“欢....欢迎回来!”



一目连走进那熟悉无比的家,换好鞋子走到客厅却有点懵


这是啥?

粉色的气球,粉色的蛋糕,粉色的玫瑰,甚至连巧克力也是粉色的

“荒,你什么时候喜欢上粉色的?”

“啊?不是你喜欢粉色嘛......”

一目连哭笑不得

那也不用这样啊.......

荒紧张的看着一目连,生怕他说出什么,我们分手吧,离婚吧之类的话语


“荒,你是不是不舒服?”


一目连一直被荒盯着看心里也有些紧张


“啊?没....没有啊”



在收拾完客厅后已经是十点了,两人沐浴完毕,一目连拉开被子想睡觉,荒却拿着一个小盒子蠢蠢欲动


“那个.....连......”


好久没看到荒撒娇了,一目连坐起身看向荒



“怎么了?”



语气平静却让荒心里有些发毛

“我....我想.....”

似乎是意识到荒想说什么,一目连叹了口气

“不行”

“诶?为什么”


“因为.....我....不想做”






荒没想到一目连会拒绝他,明明以前都不会这样的

果然连不爱我了嘛

看着荒一脸沮丧的放好那盒杜X斯然后乖乖的躺下,背对着自己

一目连拉开自己的衣服看了看,肚子到腰那里缠上了白色的绷带,再怎么说这样做也不好吧......





希望荒能理解他


“这样吗......”


嗯?谁在说话



半夜,一目连接到了电话,荒困得睁不开眼睛,正想继续睡

一目连怕吵醒荒,走到洗手间去

虽然只有细微声音还是传到荒的耳朵里了





“事到如今还想挽回吗.....”

???

“都七年了......”



荒立马坐起来,七七七七.....七年?




“连!”

“荒?吵醒你了吗,桃花你先休息吧,责任他肯定是要付的,钱也不能少”

“连......”

荒委屈的喊他

一目连被荒萌到了

好像一只大型犬喔.......

“怎么了?”

一目连上前抱住荒,轻抚他的背

“今天你很不对劲喔”

“连是不是讨厌我了?”

“啊?”

这下一目连是真的懵了

“连是不是要跟我离婚?”

荒的话让一目连不知道要怎么做才好

“你怎么会有这种想法呢?”

“因为你.....刚刚说七年了,负责任什么的”

“而且下午的时候你还被别人亲了对不对”

看见荒一副快哭出来的样子,一目连真心觉得他家荒好可爱

“傻瓜,我们宠物店有只狗狗,他的主人扔在我们店自己去国外,七年了,突然说要拿回去,那当然要他负责啊,下午的时候是在给『小鹿』洗澡的时候被它舔了几下”

“『小鹿』?”

“是我们店的比熊犬啦”

也就是说,连没有讨厌他,一切都是误会?!

荒兴奋的把一目连抱到床上,所有事情都解开了,这下总可以.......

他撩开一目连的上衣,却看到纱布缠着腰身

“这就是我不想做的原因啊”


最后,荒还是没有做成



但是,七年不痒



*七年之痒什么的根本不会写,姬友说这样就可以了........另外,小鹿我对不起你啊啊啊啊啊啊(இωஇ )

评论

热度(6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