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aze卡泽

发糖发糖发糖

【双龙组】三年同窗


*学生

*荒x一目连

*短,一发完

“什么?!你喜欢一目连?!”

青行灯不可思议的看着荒,后者脸红的阻止她

“你这么大声干什么,怕人不知道啊”

“噢噢噢,对”

青行灯立马闭上了嘴,但是又忍不住八卦一下

“你什么时候喜欢上的?”

荒拿着吸管转了转咖啡里的冰块,看着青行灯的眼睛

“一见钟情你信吗”



平安京高中,荒与一目连都是新生,同一个教室,同一个寝室,同桌,连做值日都被编到了一起

三年不变

其实班里也不是没调过座位,只是很少,班主任晴明整天拿着个手机跟隔壁班主任博雅肝游戏,但是一旦调座位就是来个大调整,好笑的是谁都会被分散,只有荒跟一目连永远是同桌,只是两人所在的位置变了

班上的人都开玩笑说『上天都动不了你们这对夫夫啊』

这实在是让人不得不怀疑是不是全世界都在助攻

荒是个弯的,他喜欢一目连

从一目连笑着打招呼坐到他旁边开始就心动了

一目连对谁都很好,一视同仁,起初荒只是以为他想跟一目连做朋友,但后来每当看到一目连跟其他女生甚至是男生聊天,看到那个熟悉的笑容他的心里就莫名的难受

跟损友一号酒吞跟损友二号大天狗说了后,他们用一种嫌弃的眼神望着荒

“你恋爱了”

“???”




“所以说”

茨木一只手大拍桌子

“他去哪都跟着他,送礼物,然后表白听我的准没错”

“可是我们平时的关系也就室友跟同桌”

“可是我就是这么对挚友的”


荒有些犹豫

但是,他都单恋三年了......

眼看着离毕业的日子越来越近,他们有可能上同一家大学吗?




“这个,送你”

荒把一只粉色的龙玩偶塞给了一目连,一目连觉得有些莫名其妙

“荒你怎么了?为什么突然送我礼物?”

面对一目连的提问,荒在脑海中搜索着三个损友的答案

“是....那个.....我今天去夹娃娃,就夹到这个”

“夹娃娃?没想到荒你这么可爱啊”

一目连捂嘴笑,看的荒都想抽自己一巴掌了,夹什么娃娃,好好说买东西送的不就好了,不过这理由好像有点牵强啊......

“那我就收下咯,明天给你回礼”

“噢”

睡觉时荒心里是满满的期待

啊啊啊啊连连要送我礼物,会是什么呢

“嗯.......哈啊.....好困......”

结果兴奋了一晚上荒完全没睡着,顶着个熊猫眼上课,一目连用手寸碰了碰荒

“你昨晚没睡吗”

“差不多吧”

“不会是我要给你送礼太兴奋了吧,像个小孩子一样”

你怎么知道的........

在漫长的煎熬般的上课时间过去后,荒终于忍不住趴在桌子上睡了

看起来他真的很困啊......

要不跟老师请个假吧


“嗯.....我.....我怎么回来了”

“我看你睡得很熟就没叫醒你顺便帮你请个假”

一目连理所当然的说道

荒看了下一目连那看起来弱不禁风的身体

他不会一个人把自己背回来吧......

当然

不是

一目连打电话给茨木,茨木二话不说就跑过来背起荒和一目连一起走向宿舍楼,把荒“运”上去

“那你用什么理由给我请假”

“我们两个吃坏肚子了,头疼胃疼肚子疼”

“那晴明怎么说”

“多喝热水”

“标准答案”

一目连看起来很高兴,上前拉住荒的手

“那么现在你也睡够了,我们去约会吧!”

“约,约会?!”

“我开玩笑的”

“喔......”

还以为他也喜欢自己.......

两人来到商场,简简单单的吃过饭后就开始闲逛,明明这种事通常都是女孩子才会做的,但是在他们身上却找不到什么违和感,大概这就是绝配吧

两个大男人其实没什么好逛的,可偏偏一目连全程拉着荒的手东看看西看看,像个从未涉足人世的神明

荒看着一目连拉着他的手

啊.....连的手好暖啊

“荒?”

真想这么一直牵下去

“荒?”

如果时间能停止就好了......

“荒!!”

“啊?”

荒回过神来就看到一目连无限放大的脸

嗯.......

荒咽了口唾沫,妈呀他真好看!

“没....没事,走吧”

荒把脸转过另一边,自己脸都红透了

“荒,你如果不舒服我们就回去吧?”

一目连看着许久没有说过话的荒有些担心

“没事”

难得的“约会”怎么能回去呢!

一目连走到一台夹娃娃机前,投了个币

“既然那只粉龙是你夹给我的,那我也给你夹一只好了”

一目连专注的看着玻璃后的娃娃,慢慢移动夹子

就是它了!

一目连按下确认键,夹子夹住了一只灰色的龙龙公仔,掉落在出口,一目连弯下腰拿出那只龙

“诺”

“为什么是龙?”

“你一只我一只啊,放宿舍里当镇舍之宝”

荒接过那只灰色的龙龙公仔,说实话他对这些女生喜欢的东西不感兴趣,但是这是一目连送的......

他就“勉为其难”收下吧

“我们这样算不算叫......双龙组?”

“啊?”

睡觉前一目连忽然问了荒一句

“你看啊,两只龙嘛,不就是双龙咯”

“哦......”

荒闭上了眼睛

是是是,你说什么都对

“.........”

“.........”

“你说你能不能有点出息啊!”

听了荒说他这几天做的事后青行灯忍不住对他大吼

“我.....我不确定他是不是个弯的啊,那万一他是个直男怎么办?”

荒最担心的就是表白会被拒绝

“隔壁茨木强行掰弯酒吞你了解一下?”

“.........”

“死缠烂打没什么不行的,再说了一目连看上去就是个纯情小哥哥,你学几句电影电视剧里面的台词对他说一些【哔——】不就好了,我告诉你,傲娇毁一生”

“姐,你的发言被禁了你知道吗”

青行灯说的不是毫无道理,毕竟不只是茨木强行掰弯酒吞,他还见过某德国骨科出现

眼看着马上就要毕业了,如果再不表明自己的心意就来不及了,荒也知道时间的重要性,但是如果,如果一目连拒绝呢?自己虽然也不是那种很爱面子的人但是难免还是会觉得世界抛弃了我......的吧

表白?还是放弃?

[我今晚八点半在操场等你,我有很重要的事跟你说]

荒还是给一目连发了个短信,没几秒就收到了回复

[连:好]

[怪谈的时间到了:别怂,上!]

[地狱鬼手:兄弟,加油]

[羽刃暴风:事成之后记得请吃饭]

[怪谈的时间到了:事不成也记得请吃饭]

荒放下手机,看着空旷的操场,再过几分钟就是命运的分叉路了,他把给自己准备的告白词又默念了一遍,看到了远处一个粉红色的身影

来了

“抱歉,刚刚有课题没做完来晚了”

“没事,刚刚好”

荒看了眼在操场旁那几颗烂漫的樱花树,刚下完雨,地上布满粉色的樱花花瓣,微微有股冷风吹过,一目连颤了颤并没有说什么

两人沉默了好一会,荒深吸了一口气,借着月光看清了面前那张让他心动的脸,嘴唇微微颤抖

“一目连”

“我喜欢你”

意料之中又或是意料之外,一目连没有马上回答,他把头转到一边

“荒,我是个直的.....我”

“不用说了”

答案已经很明显了,一目连拒绝了他,是啊,自己也不过是一厢情愿,明知道是这样的结果,又在期待着什么呢?

尽管已经做好了心理准备,但荒还是有种想哭的冲动

“祝你幸福......”

荒忍着自己的情绪,不知道自己该说什么,随口而出的话语没有经过头脑

“荒!”

荒觉得自己很傻,转过身快速走.....不,几乎是跑进教学楼,融入黑暗中

“多大人了....还哭......”

晚上这个时间是不会有人去这黑的伸手不见五指的教学楼的,所以可以放心不会被人看见自己这副模样

真是难看啊......

难得青行灯给他写的告白词,结果一目连一来就什么都不记得了,正如青行灯所说,他还真是没出息

楼道传来脚步声,荒没有去在意,只是这声音的主人像是在找些什么

没关系的吧.....反正

声音没有了,但是荒感觉到有人正在靠近他,是老师吗?

很显然不是

那个人抱住了他,水蜜桃的味道让荒很快就知道这是谁,为什么要这么做?是在怜悯他吗?

“荒.......”

“我是个直的”

嗯,我知道,你已经说过了

“但是我就是喜欢你”

“诶?”

“你怎么就不听我说完呢”

一目连对准了荒吻了上去

分开时拉出一条银丝

月光照过两人脸

原来是这样啊......

荒笑了笑,露出了从未有过的柔情

“开始冷起来了呢”

荒说道

一目连摇了摇头

“不,已经入春了”

END

*最后两句采用《冰菓》里的词

*关于连连为什么这么欧一次就夹到娃娃,剧情需要嘛,在大天朝这是没什么可能的,当然没有说太绝对,一次就成功的人还是有很多的,其中就没有我(。・`ω´・)

评论(3)

热度(6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