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aze卡泽

发糖发糖发糖

【双龙组】只要这是你的愿望,我一直都在你的身边


这是一个小小的心愿






冰冷的雨点滴落在地上形成一朵朵暗色的花,停留在白玫瑰上的水珠像是在为这场景哭泣,被人群包围着的你,那相框里的你,依然笑得如此温柔,像风一样

只是.......

失去了原有的颜色

一簇簇白色的花被依次放在你的周围,来的人并不少,但场面十分安静,连平时大大咧咧的茨木都静静的站在酒吞旁

“呜.....”妖狐忍不住低声抽泣肩膀随之颤动,一旁的大天狗也面露苦涩,眼里闪着泪光,
晴明无声的为你做仪式,青行灯和烟烟罗也难得没有出声



他们都在参加,一目连,的葬礼



荒并没有出席这次的葬礼,他不敢走近去看一目连的脸,他怕

光是忍着不哭出声来就已经是竭尽全力了,他转身进入雨水之中,雨还在下,天气让人抑郁的很,荒没有打伞,他也没这个心情,头发和衣服都被淋湿了,不知道走了多久,荒回到了他与一目连住的公寓,拿出钥匙打开门,门外的冷风趁着这机会一下子钻进屋里,脱下湿透了的鞋子,荒走进室内,坐在沙发上,明明几天前还能从这里看见一目连在厨房忙碌的身影现在只有我一个人在这里孤伶伶的回想我们的过去,为什么,为什么上天要如此不公平




荒与一目连是在高中时认识的,当时两人都暗恋对方却都不知道还以为自己是单相思,最终在青行灯和妖狐一众人不断暗示与助攻下才走到一起



六年前我们初认识



五年零九个月前我喜欢上了你



五年前我们成为恋人



四年零七个月前我们第一次约会




三年前我们说好永远在一起




两年前我们结婚



六个月前你说想去周游世界




三天前你离我而去.....




“一目连....你就是个骗子....说什么永远在一起....你倒是....陪在我身边啊......”荒的眼泪终于还是忍不住涌了出来这几天荒一直没怎么吃东西,每天翻着他和一目连的相册,看着他们曾一起看过的电影,累了就睡一会,醒了又继续着,想起一目连总是对他说『荒,不要总是冷着脸,其实你才是那个最温柔的人,多点对别人笑笑』



荒闭上了眼睛













“那个......我叫一目连”

“荒”

高一时,他们坐同桌,但是话并不多,每天下来也就是问问下节什么课,今天有什么作业之类,直到第二学期他们还是做同桌,这大概就是缘分吧,名为暗恋的感情在两人的心中绽放开来


[我到底要怎么明示暗示一目连啊啊啊]女子会成员荒同学问着其余的女孩子

[嗯.....我觉得可以直接说说看]辉夜姬想了想,看着男友送她的竹筒型抱枕

[哼╯^╰大个子也会有人喜欢啊啊痛痛痛,你干嘛!]金鱼姬还没说完变被荒揪着耳朵扔了出教室







[那个.......]

荒红着脸站在一目连面前

[我......我喜欢你....]

一目连被震惊的站在原地,原来他也.....

[嗯!我也喜欢你哦]









荒经营着一间咖啡厅,每日的客人不算少,来的大多是女性,目的十分明显,为的就是来看看那传说中的一米九超模和他人妻老婆的美貌,[荒,笑一笑],一目连看着荒面无表情的说话,收钱不禁觉得好笑

[没什么可笑的吧]

荒实在是想不明白,一目连为什么总是让他笑,明明自己的绝对立场是温柔本是无用之物.......

[荒,你这样迟早会失去你最珍爱的东西的哦]

一目连端着两杯咖啡,对荒笑笑










[连!]

荒赶到时,一目连躺在医院的病床上,旁边桌子上的仪器显示的是一条直线,不久才有一点起伏

一目连的生命所剩无几了

荒握住一目连的手颤抖着,想说点什么喉咙却像是被封住一般,发不出声音来

快要走到生命尽头的一目连挣扎着睁开眼睛,看向荒的眼神还是一如既往地的温柔,他艰难的开口

[不....要...难过...了....可能...这是我....命中....注定]

荒摇摇头

[连,你坚持着不要睡好吗,再看看我]

可是一目连已经闭上了眼睛

好好的活下去吧

[滴——]

声音宣告着一个生命的结束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

荒猛然醒来,发现这些不过是一场梦,和一目连的认识,和一目连表白,这些他都记在心里,荒看向四周围,这个熟悉无比的地方,现在只剩下冷清

每日都不断去靠着回忆支撑着自己活下去,慢慢的,荒变得十分憔悴,可能是因为太过思念逝去的爱人,荒的眼前像是出现了幻觉,他看见,一目连在他面前,他伸出手去想触碰看看却又收回去,他不敢面对现实,哪怕多一秒也好,他真的只是想再见一次一目连啊.....其实这些天,一目连的灵魂一直被困在这屋子里,他看着荒渐渐变得消瘦,心疼不已却又触碰不到他,他能随意动现实的死物,但是那些活物他却无能为力

“荒......”在三个星期后,一目连可以现出身来,但实质上仍是灵魂,全身透明

“连......!”荒睁大了眼睛,他不敢相信自己所看到的但又不愿去揭穿,可能只是为了给自己一个安慰吧.......

“连,你去旅行怎么不和我说一声”荒的语气很平淡,但是话语中的颤抖出卖了他

“荒,你.....”

“没事,饿了吧,我去做饭”荒转过身抹了抹即将流下的眼泪,走进厨房一目连坐在沙发上,看着荒的背影,他悄悄的走到荒身后试探性的碰了荒一下....果然不出他所料,手直接穿过了荒的身体,一目连坐回沙发上


常言道,太过思念逝去的人会使其灵魂不得离去


又或许,根本不想离开

荒把两份饭菜放到桌子上,一目连拉开椅子坐下,看着面前狼吞虎咽地吃着饭菜的荒,他也知道这一个月荒没有怎么进食,是因为看到自己了吗?还是说只是在强迫他自己吃下去......

一目连试着拿起筷子把菜夹起,送入自己口中,可以吃下去只是感觉不到任何的味道

“荒的手艺还是一如既往地好呢”一目连笑着望着荒



还是那个笑容



荒看着一目连的脸,如果自己坚持着陪一目连一起去,可能就不会造成这样的后果了.....



为什么


为什么


“我去洗碗”荒不敢再想下去,看着一目连把菜吃的差不多就把碗筷拿去洗

荒......

一目连叹了口气

这并不是你的错啊......



“连,我洗好了换你了”荒擦着头发走出浴室,坐在沙发上看着电视正在播放的综艺节目却一点也笑不出来,看着一目连走进浴室关上门,听里面的水撒在地面的声音,荒想,也许这是上天给我最后的恩赐,起码,能再次看到他

一目连打开花洒,任由热水穿透自己的身体,他靠在墙壁上,我无法离开是因为对荒的执念吧.....

等到和自己平常沐浴的时间差不多了便关掉花洒,穿上那套粉色的家居服,坐到荒身旁,与以前一样,做着“平常”的事,没有揭穿真相,或许两人都不想面对那残酷的事实

指针指向12点“荒,很晚了,睡吧”一目连在旁边轻声说道

“嗯”荒拿起遥控器关了电视,和一目连走进那个属于他们的房间,那个曾经,属于他们的房间,荒没有开灯,房间一片黑暗,一目连拉开被子躺进去,荒背对着一目连躺下,换做以前他肯定会死死地抱着一目连睡的,而现在,他不敢,不敢去碰一目连,他怕会看到自己不愿看到的却又是无可奈何的真相,这一切都告诉着他一目连已经死去的事实,荒把被子盖过头顶,紧闭着眼睛,泪水从缝隙中流出,身体微微颤抖

与一目连这样生活了几天后

“叮咚——”外面站着的是酒吞,茨木,大天狗和妖狐,他们无一不是担心的表情

“进来吧”

四人走近进客厅,没有看到预想中的垃圾场,据他们所知,荒已经很久没出门了,饿了就叫外卖,就连班也不上,一直在家里“荒,你打算这样到什么时候”酒吞打破了沉静的场面向荒询问道

“.......”这些天,一直和一目连过着那些“日常”,像平常一样和他坐在沙发上看电视,聊天,做饭.....这样也没什么不好的吧,不如说就这样一辈子也不错“荒,你得接受一目连他....”“连他就在这里”荒打断了大天狗的话

“什么?!”

“连他就在这里,他现在就坐在我旁边”荒语气平静的说道

“荒,那里没有人”

“连他就坐在这里,只是你们看不见他”

“荒!你醒醒好吗!那里根本没有人,这一切都只是你的幻想罢了!”酒吞终于还是忍不住吼了出来“挚友,别这样....”茨木拉了拉酒吞的衣袖酒吞也知道刚刚自己的语气重了

“荒哥,你还是接受现实吧,连哥他已经....”妖狐的眼底全是悲伤,一目连的死似乎对他也有很大的影响“算了,我们改日再来吧”大天狗拉住妖狐的手酒吞与茨木也站了起来,他们放下一目连最爱吃的水蜜桃慕斯就离开了,看着他们远离的背影,一目连走到荒面前,刚刚他确实一直都在

而且.....自己是不是应该离开荒了

“荒,我觉得我是时候该放你自由了.....”

“你什么意思?”

“我.....”

“不要再说了”荒阻止了一目连,走到玄关,换鞋出门,直至深夜才回来,身上浓厚的酒气让一目连皱了皱眉,荒的眼睛已经哭红了

“荒,你又何必这样对自己呢,没了我你或许会更自由也说不定,你可以找个更好的,一个能陪你一生的人.....”一目连低下头,他不愿看到荒这个样子,他不值得为了自己变成这样

“我不要!我只要你,没有你的世界我怎么可能会有想要的东西啊......”眼泪再次不争气的落下

一目连看着他,那个一天高高在上不可一世的荒,在他的面前,眼泪大滴大滴的落在地面上,人们常说魂魄是没有心跳的,可此刻一目连觉得自己的心像是被针扎一般

你独自承受着这些痛苦

我不能陪着你

你哭泣时

我不能拥抱你

你喝醉了

我甚至不能去扶你一把



“荒.....我们接受现实吧,我.....已经死了”

一目连低下头

无论再怎么装作无事发生,我们都不可能回到以前,阴阳两隔,中间的那条无法跨越的河,注定将我们分开

『想要再见你一面』


这是荒与一目连共同的愿望

也许是这个愿望太过强烈,死后成为魂魄的一目连并没有被鬼使带到冥界

“连......”

终于还是听到了那个不想承认的事实,荒很想抱住一目连,但是这是不可能的事情

想让他陪在自己身边

想让他不要走

可是这一切都不是自己可以去决定的

“最初吸引你的明明是我”

荒轻声唱了出来


一目连睁大了眼睛,没想到荒还记得,他们毕业那年在舞台上合唱的那首歌

“最先创造机会的确实是你”

“现在我想,拥抱你的全部,不会突然离开你,你的温柔也好狡猾也好,全部就当做没看见”

“不能被察觉,两个人的关系”

一目连接了下去

“已经不想离开,即使痛也背负着”

“我们是....共犯者”

“我们是....共犯者”

不知在什么的驱动下,荒走上前抱住了一目连,奇迹发生了,荒没有直接穿过一目连的身体,而是确确实实的抱住了一目连,拥着那熟悉的身体,荒像再次找到自己最心爱的宝贝一般,不肯放手

“荒....荒....”

一目连也落下眼泪,只是还没掉落到地上,变化为烟,随风飘走了......

看着那双为了自己哭过无数遍的眼睛,一目连轻轻吻住荒

可能是自己的时间也快到了,一目连虚弱的躺在荒的怀里

“又要走了吗.....”

一目连用手抚上着荒的脸庞

“只要这是你的愿望,我一直都在你的身边”

一阵风吹过,一目连融入风中,消散不见




“那.....那个....我想要一杯卡布奇诺和一块快巧克力蛋糕.....”一位女高中生看着眼前传说中高冷的要命的人,颤颤巍巍的说出自己想点的东西

“好的,请稍等”荒露出了一个笑容,收好钱,去给这位客人端咖啡与蛋糕

“喂,你不是说这家店的老板很难相处吗”

“是啊,之前我还看他谁也不想理的样子,是不是受什么刺激了”



晚上,荒回到家,他一直都记得一目连跟他说过的话

『荒,不要总是冷着脸,其实你才是那个最温柔的人,多点对别人笑笑』

现在,我爱笑了,连你什么时候回来?

『只要这是你的愿望,我一直都在你的身边』

END






















没了


























怎么还往下,真的没了






























好吧,既然你如此坚持































正篇开始

一目连看着电脑上的字,听到钥匙转动门锁的声音便跑到玄关那里

“我回来了”

“欢迎回来”

接过荒手中的菜,放到厨房,荒换了件衣服才走出来,一目连打开火切着菜,荒在客厅看着他忙碌的身影,嘴角不禁上扬

真可爱啊.......

饭后,一目连继续在房间更文,当他敲下最后一个字时,荒刚好沐浴完毕,他从身后揽住一目连的腰“连连,又拿我们做原型写文吗”

“是啊,这次我莫名想试试转换一下风格”一目连的头刚好到荒的胸前

“每天让我这个总裁到大街买菜你却在这里写文不觉得太过分了嘛”

“不是你不让我没事别出去嘛”一目连嘟嘟嘴,荒看他这样子趁机亲吻了他一下

“那当然了,我家媳妇是别人能看的吗”

像个孩子一样.......

“但是每天都在家里我好像都胖了”一目连看向自己的小肚子,捏了捏,肉肉的

“那——我们来运动运动吧~”荒一把抱起一目连轻轻放到床上,一目连红着脸双手揽上荒的肩膀.......

一夜春宵

真·END

开车?不存在的(*σ´∀`)σ

这大概是个没人看的刀子糖

注:连连和荒唱的是平子的『共犯者』




评论(2)

热度(25)